SUBSCRIBE TO PEWDIEPIE
 

【狡槙】纯白

狡啮在SEAUn的某个夜晚



-


槙岛合上书时表情似乎有些愉快。

“这可真是不可思议……对于我还能坐在这里与你说话这件事。《思想录》里曾经有过这样的话——上帝存在是不可思议的,上帝不存在也是不可思议的。我的存在,是不是也与这类似呢?”

他看向躺在床上的狡啮,语气轻快。

“你想成为神吗?”

狡啮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槙岛的话,拿起放在破旧的木制床头柜上的啤酒杯晃荡着。

“成为神?这真是个不错的提案。”

槙岛用书脊支撑着自己的下巴,略微歪歪头。

“我对神的看法,可能和上世纪的某位物理学家相似吧。依赖模型的实在论,每一个定义世界的人都能够成为世界的神。虽然我没有成功地把世界朝自己期望的方向改造,但是我确实也有自己的定义,说是神也不过分吧。”

好吵。

狡啮想。


在这个狭小的帐篷空间内,只有一盏煤油灯时明时暗地亮着,三四只蚊子围着光源打转。夜晚的空气潮湿而炎热,狡啮穿着汗湿的黑背心,血迹从衣料里不断往外渗。

白天的战略失误让他的团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同伴死伤数十人,他自己也受到重伤。此时此刻,他仰卧在单薄的床板上,连爬起来包扎的力气都懒得用。

啤酒里掺了点不小心掉进去的烟灰,他并不介意,一饮而尽。杯子被他随手扔到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他闭上眼睛,想休息一下。


意识模糊间,狡啮隐约感觉到,凳子上的槙岛站了起来,走到他的身边。

“……就算是你,不好好处理伤口的话,也会死哦。”

雪白的色块开口说话了。那片颜色如此纯洁,在这破败的背景中显得格格不入。狡啮费力地盯着天花板,血仍然在缓缓外流,带走了他身体的过多温度。

“可惜我拿不起绷带和针管,不然我还是可以向你提供一些援助的,狡啮执行官。”

槙岛故意把“执行官”这三个字咬得很重,可以听得出戏谑的成分。狡啮皱眉,疼痛在他身上早已麻痹,但唯有槙岛的话,他没法忽视。

“死人还这么多话。”

狡啮嘟哝了一句,抬起胳膊,把自己的上半身支起来,费劲地从床板下面捞出医疗箱。

槙岛挑眉,似乎对“死人”的称呼有点不满。

“是你把我创造出来的,狡啮先生,”他说,“我以为我的职责就是在这样的时刻冒出来排遣一下你的寂寞……”

他抬手摸上狡啮的下巴,而狡啮完全无视了他的动作,低头在医疗箱里寻找酒精,槙岛的手径直穿过了他的头。

没有必要对着一个幻影动用任何感情。狡啮想。


槙岛默默地站在旁边看着狡啮的动作。伤口在腰侧,不深但是狭长的一道,骇人的样子。狡啮把酒精淋到伤口上去时,槙岛可以明显地看到他全身的肌肉在颤抖,额头上青筋暴起,但却咬紧牙关没有发出痛呼。随后擦了药,用纱布包扎起来。

“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自己是真的槙岛圣护。那样的话我应该可以给你点其他的有用的建议。”槙岛的语气并不是很诚恳,也许是他跟狡啮无论说什么话都像是在讽刺,“可惜现在我的知识面无法超过你,毕竟我是存在于你幻想中的产物。”

“这就够了,我不想被你这家伙指手画脚。”狡啮处理好伤,长舒一口气,重新躺回床上。

帐篷内的一切回归平静。煤油灯旁多了一只死去的飞蛾。


槙岛拿出另外一本书翻看。他不会安静很久的,狡啮知道。他翻身,脸朝墙,试图在槙岛下一次开口前让自己赶快睡着。

腰侧火辣辣地疼着,让睡眠变得异常艰难。十五分钟后,狡啮的计划宣告流产。

“狡啮慎也,我其实对一件事情非常好奇——你现在,是如何看西比拉系统的呢?毕竟出于你自己所言的某种‘不可抗’原因,你现在正在为反政.府组织工作。”

狡啮没有动弹,眼皮也不曾抬过。

“那不关你的事,槙岛。”

“确实可能不关我的事,但是,你要知道,死人的好奇心是很难得的。我认为你可以尝试着满足一下?”

“我对西比拉,无论是支持、反对还是中立,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我不会做出任何行动,你懂吗?”

“嗯,”槙岛点点头,“确实如此,你是天生的猎犬,只能屈服在驯兽师之下。你这种人,靠自己的人格魅力稍微聚拢一些人心,却不能利用这些人心来为自己做些什么——因为你不想为自己谋取任何事物。我说的对吧,狡啮?”

“我可不想听你像个半吊子的心理学家一样分析我的性格。”

槙岛轻笑了一声,“只要抛出盘子,你就会跑过去叼。真是条反应快效率高的忠犬……”

“你呢?你这只白皮狐狸,某些时候也确实反应迟钝吧。”

“那不能称为反应迟钝,最多不过是因为数据不足而出现些小纰漏而已。包括被你杀死,也是在我设计之中的内容。”

嘴硬。狡啮心说,却不打算再开口,不然接下来槙岛又会把话题引回他对西比拉的看法上面去。他们真的吵起来能吵整整一晚上,帐篷的隔音不好,他不想被当成自言自语的神经病。


习惯这种东西,是不需要理智来维持的。一些行为和话语,刻在你的脑子里,无需理解,就能自动运行。

狡啮可能习惯了有槙岛存在的夜晚了。

在安静的翻书声中,他的痛觉渐渐减轻。槙岛打了个哈欠,而后狡啮陷入沉沉的梦中。



END




评论(12)
热度(67)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