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PEWDIEPIE
 

【狡槙】木头的心

收录于cp21的狡槙无料中,CPP地址:http://www.allcpp.cn/d/126202.do
-

 

和槙岛在一起很多年了,玫瑰送过,戒指送过,车钥匙也送过。又快到他生日,我问他我送他的这么多东西里面他最喜欢什么,他想了想,说最喜欢的是多年前还上学的时候,两个人一起翘课跑到海边,在海滩上的那个吻。我感到很意外,因为这些年来我一直在为那次的准备不周而懊悔,那天天气阴沉得很,海边狂风大作,吹得人都快要飞走,垃圾堆在无人的沙滩上,塑料瓶也滚来滚去。赶回来的时候还下了雨,我们出来得太匆忙了,忘记带伞,淋成了落汤鸡。我问他为什么最喜欢这个,他摇了摇头说,人就是喜欢怀念穷得叮当响的时候做过的蠢事。这让我也感到有点唏嘘。又想起他抽屉里揣着的好多封自己当时给他写过的信,好几次大扫除都想把它们清理了,他都拦着,怎么也不让。里面的内容回想起来酸得很,字里行间遮遮掩掩的意思幼稚又别扭。总是看他闲着没事的时候把那些信翻出来看,翻了太多次,折叠处的字已经看不清了。看他没有缘由地喜欢读信,去年就久违地给他又写了一封,信里没写什么特别的,只是一些这几年里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写了点说不出口的话。他当时收下了,揣到口袋里,一副不太在意的样子。后来我再看到那封信时,已经被翻得和其他信一样破烂了,折叠处还贴上了防止磨损的透明胶带。本想嘲笑一下他这个人太恋旧了,想想自己也没好到哪去,连他多年之前送的酒都没喝,一直放在酒柜里面,说自己不爱喝。我也许一直知道他喜欢的礼物是什么,就算是现在,送给他一个糟糕的吻他也会喜欢。我会看到他露出和读我的信时一样的笑容。

最近后知后觉地回忆起几年前送他出国的那天晚上,在机场安检口前送了他一本书。其实那本书我也只看到一半,觉得还不错,顺手给他了。回去以后躺着也睡不着,干脆爬起来做点工作,等他到了给我发条消息。等了几个小时,却等到他给我发了一条长长的读后感想——他在飞机上把那本书看完了。我给他回了电话,问他困吗,他说困。我说快回去睡吧,他说好。现在想来,他收到的最多的礼物就是书,别人的赠书在他房间里堆了厚厚一摞,他几乎一本没拆开过,我送的那本书也不像是他喜欢的类型。跟他说了这事,他笑了笑,手指戳戳我的胸口说,你啊,真是木头做的心。

我想我确实是了。槙岛的感性在他的生活中一掠而过,可能是因为我不擅长做情感方面的解读,他的感情对我来说太细腻了,所以不仔细想很难体会到。不过我也有敏锐的时候。我一直觉得他是个对负面情绪更加敏感的人,分隔两地的那段时间,久违地见了面,他不表现出欣喜,而分别时他却显得异常难过。也可能是我更容易注意到他的负面情绪,所以把他的这一部分夸大了。有时他在那盯着手机发呆,我也能察觉到他可能不太高兴,就过去问他怎么了,他每次都惊讶我怎么看出来他不开心的,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现在的生活很平淡。两年前他曾经说,他觉得生活有些虚幻。我不太理解这里的虚幻是什么含义,可能是说太波澜不惊了。人太普通了,活着也不像真活着,爱也不像是真爱。他说,他认为我应该恨他,我一定曾经、或者将要恨他。我无话可说,只能顺着他说,好,那我就在将死的黄昏杀了你,把子弹射进你的脑袋,你的尸体倒在一片成熟的麦田里,我带着你的幻觉四处逃亡。他半晌没动静,突然支起身体说,太浪漫了,一副想让我付诸实践的样子。真是闲出病了。不过这确实是我这颗木头的心能想出来的,最适合他的死法。

 

-

评论(11)
热度(100)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