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PEWDIEPIE
 

【狡槙】昨夜你又出现在我梦中

灵感来源:《地堡》


大量血腥描写,请注意避雷 

                                                                                                                                                                                                                                                                                                                                                                                                                                                                                                       


-


狡啮再次拿起那本破旧的圣经时,书脊裂成了两半。他咂咂舌,把书合起,放回桌上,反正他读了几百遍,已经不需要看书就能背下来了。

他对床上的尸体慢慢念出祷文,新的一天伴随他话音落下开始了。这是他陪这具尸体在孤身一人的避难所里度过的第三年。


狡啮是眼睁睁看着槙岛断气的。暴露在核辐射下的槙岛回到避难所时全身的皮肤已经开始溃烂,他拼命地大口喘气,死死掐着狡啮的胳膊,指甲却从手指上一个个脱落,连着手指的皮一起掉了下来。槙岛呼吸不了,心脏也跳得费力,他的内里渐渐脱离了皮肤的束缚。类似烧伤的伤口迅速蔓延到他的全身,狡啮抱着他,流出的血浸润了他们的衣物,黏湿温热的触感伴随着疼痛,疼痛撕裂了槙岛的眼睛,他的眼睛睁得很大,眼泪从干涩的眼角不断流出,混着血液顺着脖颈流下。狡啮亲吻着泪与血的水,听着他声带里发出的嘶喊,手臂收得更紧,而更多血四溅出来,沾湿了狡啮的指缝,沾湿了狡啮的头发,沾湿了狡啮发烫的胸口,他的心就融在这血里了。槙岛在喊他的名字,狡啮,从无法发声的声带里挤出来的名字,狡啮。那是最后一次他听见他喊名字,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槙岛的灵魂被敲碎了,被死神用审判的巨锤敲碎了,变成了屑粉,做成了天堂里众神脚下的一阶台阶。上帝无情的旁观的眼在天上盯着狡啮,看他抱着尸体,把下巴抵在那有着柔软长发的头顶,一言不发地坐着,时间静止了,快要融为雕像。不知道过了多久,微生物开始侵占死去的组织,他把他轻轻放在床上。从那天,他将白布盖在槙岛脸上的那天起,他就没有再碰过尸体一次。现在布已经隐隐地勾勒出骷髅的轮廓,在眼窝处陷下,在颧骨处凸出,鼻子塌了,牙齿连成一片。再往下是露出来的一截颈椎,被干瘪的皮裹着,掉落的白色发丝零散地落在枕头旁。床单上有一些蛆虫爬过的痕迹,风干之后显出黄褐色,现在被一层薄薄的蛛网盖了起来,这一切都保持得完完整整,在干净的房间里显得格格不入。狡啮把他的指甲包起来,收在床头的抽屉里,至今仍是那么圆润光滑。

有时他从空荡的房间里醒来,会觉得一切和从前没什么两样,槙岛似乎就在走廊的另一头,清点着他们剩下的物资。还剩二十七年的食物,槙岛说,还说自己吃腻了黄豆罐头。之后他们两个继续努力回忆,在纸上断断续续地拼凑出追忆似水年华的情节。狡啮去厨房研究用几种罐头做原料还有什么新的做法,槙岛尝了一口差点没吐出来,然后他吻了槙岛。但是当他迈出自己的房间,走向长廊尽头的另一间卧室时,仿佛西西弗走向再次滚落到山脚的巨石,他的手贴上门板,贴上了那块石头粗糙的表面,又再次进入了地狱。他死去的爱人平躺在那里,如果还有嘴唇的话,也许能对他露出一个微笑。狡啮只能为他读圣经,一遍一遍读,他的声音沙哑了,他的肉体老去了,回忆普鲁斯特的进度永远搁置了,他的思想像这具尸体,死了,不动了,落满了灰。狡啮想,他终于要支撑不住了。

早安,昨夜你又出现在我梦中,狡啮说。梦中的他在最深的深渊里寻找槙岛,找了那么久,终于在人海的另一侧找到了他,他们手里各拿一本书,看的却不是文字,而是对面的人。一切都是灰蒙蒙的,只有他是亮的,是梦中唯一亮的,是生命中唯一亮的。狡啮感觉到自己在读着什么,却记不得了,而槙岛听得太认真了,他看槙岛认真的样子看得也太认真了。然后槙岛开口叫他的名字,用的却是临死前绝望地嘶喊的声音,狡啮一下子惊醒。惊醒后他突然忘记槙岛以前是怎么叫他的名字了,所有记忆中槙岛叫过的狡啮都被他死前那种声音替代了。

槙岛将在他的记忆中渐渐模糊,他们在这个角落里被世界遗忘,最终也会遗忘彼此。意识到这点的狡啮在彻底疯癫之前把枪上好膛,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当然,没有笑容,没有眼泪,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扣动了扳机。



END


评论(2)
热度(57)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