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PEWDIEPIE
 

年终总结

在一些游戏里面,是存在通关的目标的,即便没有通关目标,也一定会存在一些要素,这个要素引导着你走向一个什么样的道路。有比较严格的目标,比如RPG游戏中会为勇者安排一个魔王来打败,打败魔王,救走公主,游戏就结束了。也有一些比较模糊的目标,比如设置排位赛,你可以选择去打排位,提升自己的等级等等。

宗教里面比较占优势的观点是,人的本质是先于存在的。人和创世主的关系就像是钟表和钟表匠的关系一样,钟表匠造出钟表是为了让钟表准确地显示时间,类比下来,创世主创造人类也是为了让人类完成某一项任务,但是这个任务具体是什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说法。依托各自的说法,人类就可以解决生存意义这个严峻的问题,但是由于创世主没有明示,所有人类都只能靠自己瞎猜,编造出一些理论来,也就是人工地创造出一个魔王。

创造魔王的过程就是建立社会规则的过程。社会规则的建造越来越繁琐,越来越细化,从简单的制度渐渐发展到人的行动和思想的各个方面。在这个社会中,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受害者,是一个被动的遵守规则者。但是他们却可以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遵守规则的同时,扮演了立法者的角色,他们每遵守一次规则,都让社会规则更加地坚实,更加不可撼动。

在这个复杂又秩序严格的菱形塔楼的一个小方块里面,住着一个游手好闲的人,她的日常工作就是坐在电脑前面,屏幕上会出现一行小小的字:按下键盘上的什么键。她按下那个键以后,就会出现下一个提示:按下键盘上的另一个什么键。她只要每周完成固定的练习量,就可以从小方块的一个开口拿到定期的食物供应和她想读的合法书籍,她对这样的生活已经感到满足了。她不知道这种练习有什么意义,也完全称不上喜欢练习,毕竟从早到晚她都只在敲击键盘而已。但这样做几年之后,她可以拿到一个很重要的键盘敲击者合格证书,用这个证书她可以去做敲击键盘的工作,别人都是这么说的。或者再辛苦练习两年,她可以拿到“超凡的键盘敲击者”证书,但这种练习也要适度,不能无限地进行下去,毕竟再过几年证书可能会退化成“练习过久导致古板而衰老的键盘敲击者”。

所以她努力控制着自己敲键盘的质量,多快的速度、多高的准确度才能变成超凡的敲击者呢,她一边遵循着指示一边想着。但是她最终被证明是个失败的敲击者——论速度她比不上别人,论准确度她也略逊一筹,论工作量她总是勉强达到合格线。她开始感到难过了,开始怪罪自己、怪罪那些让她分神的书籍、怪罪新换的键盘,甚至怪罪显示屏的帧数比其他电脑少,反正能怪罪的她都怪罪了个遍。然后她决定放弃超凡,专心成为一个普通的键盘敲击者,并且她也不确定要不要继续从事敲击键盘的工作了。毕竟其他的工作——比如用圆规画大小不同的无数个圆、数清每袋爆米花的粒数这些,也许她多加练习也能掌握呢。

于是她开始没精打采地继续着她的生活。她不喜欢别人喜欢的东西,其他小方块里面的人或多或少都觉得她有些古怪。她从来不问别人在练习闲暇的时候怎么生活,也不希望别人问自己怎么生活,她说话说得很少,有人觉得她很神秘。

有一天,那对世界上的任何其他人来说都是极为普通的一天,她突然想到,“我们需要打败的魔王好像不是自然存在的,是别的什么人类创造出来的”。发现了这个事实的她被庞大得令人恐惧的自由击倒了,她的触手试图伸出自己的小方块,但被小方块墙壁上的电流弄疼了。她缩回了手。她意识到,即便自己知道自己本可以是自由的,也没法挣脱出方块了,因为实在是太疼了。她想,自己怎么没有早点意识到呢,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魔王,人生下来是不带着任何目的的,存在是先于本质的!她想把魔王的谎言告诉认识的人,却犹豫了,她太冲动了,别人可能根本没意识到世上还有魔王这么一说,而且连她自己都没法脱离这个地方,她又有什么资格让别人逃出去呢?

对这个问题日思夜想的她敲错了好多键,可到最后她也没法得出结论——唯一确定的是,陀思妥耶夫斯基肯定没做过敲键盘的工作,普鲁斯特也没有,因为敲键盘只能做出重复前人的成果。她这样下去永远都做不出伟大的工作,只能呆在自己的小方块里面,她是知道的。她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在门外,知道只要忍受住疼痛就能甩开她现在面临的这个魔王。

她做过无数次那样的梦——屏幕上,一行小小的字闪烁着:“按下X键”,而电脑前空无一人,再也没有任何人遵循指示按下按键。而她睁开眼,一切勇气都消失了。今年还剩下最后两天,她还是按下了键。


 

评论(4)
热度(21)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