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PEWDIEPIE
 

【尊礼】代替死的——

CP19上打算和阿兮合出的尊礼小料

这两天身体状态有点差,加上好几年没写尊礼了(喂),写得不好见谅


-



周防尊按下脖子上的电源键的瞬间,想的是“终于结束了”这样一句话。

他把自己漏着电的胳膊捡起来,端详了一会儿,又远远地抛到堆成山的损坏机械零件的另一侧,他看不到的地方。这条胳膊已经替换过了多少次?三十次?四十次?他记不清了。他的记忆不像躺在他旁边的那些最新的十四型机那样准确无误,可以轻易地从面板上调出这些数据。他的记忆集和人类的构造相似,是混乱无序的。

好了,不讨论记忆集的事情了。在按下电源键之后,他还剩最后五分钟清醒的时间,完成他想完成的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借旁边正在燃烧的十四型的尸骸点燃,叼在嘴里。


他的思绪开始飘荡不定。这场战争已经持续了多少年来着?他透过眼前的烟雾努力回想。四年前的五月份,他作为六型被生产出来,变成了最后一批不以战争为目的的人工智能。一至六型,基本以“像人类”为目标发展,因此他有模拟人类的皮肤、模拟人类的器官、模拟人类的体温、模拟人类的感情。虽然感情方面仍有些缺陷,但到他这一代可以说在对人类的模仿方面已经近乎完美。

不久后的一天,大概是因为什么永远无法解决的资源问题(说真的,原因谁知道呢),战争爆发,逐渐扩大到世界范围。在货真价实的人类踏上战场之前,机器无疑要先一个不漏地全部“死光”,各种用途的机器全部被政府召回,派往战场。一至六型AI在几次冲突中像人类的战争那样迅速地消耗光了。

准确地说,是几乎消耗光了。至少所有他认识的类人机器,在一个月之内全部被毁掉了。类人机器不适合战争,人的特征让他们变得容易退缩、害怕、犹豫不决,犯下各种各样的错误。如果想象不到战争的画面的话,想想影视剧里面常有的画面?一个人的腿上被划了条口子,鲜血直流,痛得倒地不起无法战斗。十四型可不会这样,它们就算只剩下一颗眼珠也会滚到敌人脚边爆炸的,根据程序设定。

新的需求伴随新的目的产生,新的图纸被设计出来,七型之后的机型抛弃了人类的特征,蜕变为纯粹的战斗机型。冰冷的金属外壳替代了有触觉和痛觉的皮肤,弹药管替代了手臂,树状思维替代了多线思维。越来越多的类人机器被毁掉,越来越多的战斗机器被生产,战力血液的更新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

作为最完善的类人机器,也就意味着作为战场上最脆弱的机器,他能存活四年,也许真的是个奇迹也说不定。他应该感到满足了。


周防抖抖烟灰,支起身体,斜靠着表面被熏得焦黑的零件发呆。在他眼前的这番景象他也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早就已经腻烦。浓得散不开的火与烟雾也好,崩落到脚边的螺丝与弹簧也好,自己的断肢也好。人类虽然有核武器,却因为资源短缺不能随意进行大规模破坏而废置,只能靠折磨机器这种无聊的手段来达成他们的目的。这难道不可笑吗?人类的脑子果然想不出什么解决问题的好方法,就像他也解决不了吐司上要涂番茄酱还是草莓酱一样。

他缓缓吐出烟圈,试图尽最大的努力享受最后一根烟。

意识渐渐模糊了。他的电快用光了。

他在来之前就知道这一定会是自己最后一场战役,毕竟作为一台始终在前线战斗的机器,他对局势的了解不输于任何一个指挥官。但是没办法,命令就是命令。这是一场注定要有牺牲的战役,他和旁边一百多台机器的任务就是在敌人营地的一侧吸引注意,让大部队趁机从另一侧切入。他是牺牲品的一员。从全局考虑,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个不错的战术,但从他自身出发,却感觉有些苦涩。也许是人类们终于意识到了他的存在,觉得六型没有用武之地了,决定消灭他,给新机型挪一个位置出来了吧。也许是人类认为战争对六型来说太过残酷,决定给他个痛快了吧。也许人类根本没察觉到他,只是牺牲者的身份终于轮到他头上了吧。

不管是哪种情况,死了也未必是件坏事。四年来,他一直都和那些冰冷的战斗机器在一起,早就感觉无聊了。虽然他知道自己和那些东西本质上都是代码,但他仍然觉得和人类在一起会开心很多。至少人类是有名字的,他也是有名字的。战斗机器只有代号,几个数字和几个字母的组合,没有任何趣味。

死了就不用再面对那些让人作呕的金属块了,真好。

在最后的电用完之前,周防阖上双眼在心里默念,希望我永远不要再次睁开眼,如果睁开眼看到的是金属块的话,我就干脆立马自杀。

然后他进入关机状态,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周防就这么和残骸安静地躺在一起,好像真的变成了一坨废铁。他本来还想怀念一下战争爆发之前的日子,可惜他留给自己的时间太少,人类模式的思维又太慢。战争爆发前,他为政府机关做安保工作,通俗来讲就是保镖。那时机器人主要的方向是服务业。这份工作让他在设计阶段被加入了强健的肉体和灵敏的判断这类要素,可能这就是他可以在战场上生存下来的理由。

他在闲下来的时候偶尔会想想那段他经历过的短暂的和平。可以和人类或者同类产生情感互动,他在程序设定上喜欢这类事,但随着时间推移,程序设定的效果会越来越淡,他们渐渐不用再遵循死板的初始设定,可以发展自己的性格和爱好了,就像真正的人类一样。

他想回到那个世界,回到那个塑造了现在的他的世界。这个愿望可能永远都不会实现了吧。


然而故事却没有向他期待的方向发展。

不知过了多久,周防突然感觉到自己后脑的电源被人接通了。这着实吓了他一跳。他感觉自己正躺在一个金属台子上,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强光照在他的眼皮上。

他被人从战场上搬走了?被谁?什么时候?

“语音,正常;思维,正常;情感,正常;肢体,异常。”

他听见耳边有人说话的声音。他挣扎着睁开眼,映入眼中的是一个男人的脸。这张脸贴得很近,这让他感到有些不适,但他没有把头偏开。说实话他有点担心这个男人突然吻上来,不过男人似乎只是在观察自己。

男人看到周防醒来,直起身说:“你终于醒了。”那声音刻板无趣,不禁让周防怀疑对方是否和自己一样是AI。

周防支起上半身坐在台子上,四下打量了一圈。这是个奇怪的房间,墙壁是椭圆形的,整个房间纯白无垢。他的台子位于房间正中央,地上有他被人拖进来时留下的一排污渍,除此之外没别的了。这是审讯用的房间吗?周防摸摸后脑,调整了一下有点松动的充电线。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

“借个火。”

他对男人说。男人眯眯眼睛,回绝了他:“这里禁烟。”

周防有些不满地看向男人,男人却没有反应。

“你是几型?”周防问道。

男人愣了愣:“……我不是AI,我是人类。”

“啊是吗,”周防伸了个拦腰,“坦白说,你比我还要像个AI。”

他和男人对峙片刻。最后,男人妥协了,从怀里掏出打火机扔给了他。周防点燃烟,心情好转起来。睁开眼能看到一个人类而不是金属块真是太好了,至少这让他放弃了自杀的想法。

“宗像礼司。”

他听见男人的嘴里蹦出一个名字,让他感觉有些熟悉。

“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你的数据库更新了吗?”名为宗像礼司的男人问,“我是你新的指挥官。”

“哦。”周防简短地回答,在自己的数据库里面努力搜索相关的资料,果真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宗像礼司,五天前成为他的指挥官。

“抱歉。”

宗像叹了口气:“果然是六型,数据一点都没有条理。”

周防没有吭声。他低着头,沉默地抽烟。既然是己方的人,就不用担心自己的命运了。


这段沉默维持了一会儿,被宗像打破。

“你不想问你为什么在这里吗?”宗像问道,“你的程序里缺少好奇心这一项?”

“反正你也会说的,”周防抬头看了眼他,“你一副话很多的样子。”

“……哼。”

宗像转过身按下墙上的一个按钮,周防的眼前浮现出一个巨大的电子投影屏。他一眼就看出这是他刚才战斗的地方的地形。

“这是我进行的第一次指挥,”宗像走到周防身边,和他一起看着电子屏,“你刚才从这个缺口进入,然后——在这里交锋。尸体——在这里被发现。”宗像的手指先后指向三处。

“啊。”周防随口应道。这张地图早就印在他脑子里了。

“你感觉如何?”宗像突然问道。

“啊?”

“我的战术。”

宗像又按下按钮,墙壁里面伸出来一张小桌子,上面放着茶壶与茶杯。周防看着地图,一时不懂他的意图,只能如实回答:“没什么特别的。”

宗像手里捧着热茶,回到周防身旁,又问道:“那我换个说法。如果是你的话,你会制定什么样的作战方式?”

这是什么AI智力测验吗?周防心里犯嘀咕。这次战斗所受的损失较小,在他看来已经比较完美了,至少比他上一个指挥官的战术要完美很多。他把烧尽的烟头掐灭,想了想,开口道:“大概会推迟一小时吧。两点有很多敌方机器没归位。而且我们的机器供电不足,至少我是供电不足的。”

“这是你个体的问题。六型充电太慢,七型以后都很快。”

“哼。”周防不屑地嗤笑一声。

宗像的手指在茶杯沿上晃了晃。

“我听过你的一些故事。”

周防用疑问的眼神看向宗像。

“‘战场上最后的类人机器’,人们似乎是这样称呼你的。我看了你的档案,四年的时间,八十余场战役,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战绩。”

“嗯?”

这倒让周防有些意外了。自己居然在人类那边还有一定的知名度,真让人惊讶。

“你应该看看那些关于你的新闻。人类需要在人工智能里面选择一个象征性的标志作为宣传对象,来让民众们相信所有AI都是为了他们奉献到最后一刻的。”说到这里,宗像顿住,喝了口茶,“他们似乎选中了你。”

周防有些不好的预感。

“你喜欢那些形容词吗?‘忠诚的’、‘鞠躬尽瘁的’、‘奋斗终生的’……见了你本人,你好像并不是他们宣传的那种性格。”

“把‘好像’去掉。”周防打断了宗像。他这次是真的佩服人类了。他下意识地想点烟,但口袋里已经没有烟了,只好作罢。

“有酒吗?”他问宗像。酒已经中断供给好几个月了。

宗像点头,又按了一个奇怪的按钮,从柜子里取出酒。看到日本清酒包装的周防感觉头疼:“有威士忌吗?”

“非常抱歉,没有。”

糟透了。周防躺回台子上,双手撑在脑后。

“我去战斗是因为程序是这么设定的。”周防回答宗像刚才的话题。

宗像却不认同他的观点:“你的其他部分也是程序设定的,所以所有程序都是你的一部分,不能把原来的程序和新加入的战争程序分开而论。”

“它们是分开的。”周防坚持。

“你怎么能分辨出它们是分开的?”

“我知道它们是分开的。”

“完全是强词夺理。难以相信会有你这样不讲道理的AI。也就是说你是否定自己想去打仗的?”

周防没有回答。

和机器人讨论它“想”做什么是没有意义的。代码就是它们的思想,代码是怎么编的,它们就应该是那样想的。

但是周防却感觉自己是知道什么是自己想做的,什么是其他人想让他做的。他不知道别的AI有没有这种感觉,还是只有他一个人有。他知道脑子里什么东西是自己的,什么东西是别人的,有一条模糊的线划在那里。而战争,大多数的时间都处于“别人”的那侧。四年前,战争刚开始的时候,一种想要守护什么的心情让他把战争当成自己的事情。后来,越来越多的AI死去了,他要继续战斗吗?好像没有必要了。

战争真的是别人的事吗?

他的内心厌恶战争吗?

在死亡之前,他还有应该做的事情……


在一阵难挨的沉默过后,宗像看着沉思的周防说道。

“我从残骸中回收你是有我的目的的。虽然可能有些唐突,但是我希望你现在能够对你的将来进行选择。现在我可以给你三个选项供你考虑。”

“第一是回到队伍中继续战斗。从刚才的对话中可以看出你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所以应该不会选择了。”

“第二是回到普通的人群中。政府又生产了少量的类人机器,现在的人类社会中还留有少量你这种型号的AI,做一些基本的服务。”

“而第三项……也是我个人推荐的选项,就是让你留在战争的指挥部,和人类一起指挥战争。”

“指挥?”周防重复这个词。

“是的,指挥。”

宗像挥挥手,电子屏上的地图迅速缩小,变成了战线的全景图。在战线上有很多闪烁的红点,那是此时此刻正在爆发冲突的区域。

“目前还没有机器指挥战争的先例,因为机器的思维过于刻板,很多时候都不懂得变通。而你的性能最接近人类,而且你在战场上生存了那么久,应该比谁都更加了解战争是如何运作的。所以我希望你可以留在指挥部里面,继续完成你的使命。”

周防看着地图上的红点。每个红点都是成千上万台AI,是成千上万个和他一样的个体。他曾在这些闪烁的红点中举起枪支,而结果不过是地图上前进或后退几个像素。

他不止一次在心里嘲笑指挥官战术的愚蠢。但就是这样愚蠢的人在给他们下达无法反抗的命令。

如宗像所说,他厌倦了队伍中无趣的生活。回到回到人类的身边?也不过是做些琐碎的工作。而指挥……

这个男人或许看出了他的天赋也说不一定。属于AI的天赋。


周防看向宗像。

“老实说,我已经很累了。”

他这么说着,嘴角却是微笑的。

有些问题他可能暂时还得不到答案。但是他现在想做出的选择却是毋庸置疑的,这是唯一能够获得答案的途径。

宗像也露出了笑容:“那么,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简单的问题。”

“你想赢吗?”


他想赢吗?

在战争中,两方都不是赢家。他不是想赢,只是——

“我不想输。”


说出这句话的周防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听到回答的宗像拍拍周防的肩膀,朝门口走去。

“好,跟我来吧。”

周防起身,拖着破烂的身躯,走出了纯白的房间,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END

 

评论(5)
热度(71)
  1. WW 转载了此文字  到 W
    短篇集仍在整理中,争取搞个六七万 先出个小料 等下会发几篇旧文囤着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