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PEWDIEPIE
 

【鸣佐】日月

开个自行车

-

  

他咬了你一口。

你像颗苹果般,给他咬了一口。可你却还想要被咬得再深一点,再痛一点,最好一次咬到骨头,就像咬到了苹果的核。可那只是不轻不重的一小口,血液像水果透明甜腻的汁水般流了下来。他的动作如同刚长出牙齿的孩子,在自己看见的事物上落下自己的痕迹,以显示喜爱与所有权,却不敢咬到他的牙齿紧紧嵌进去,到和你融为一体的地步。

 

好痛。

 

你听见他轻声说,低低的嗓音异常喑哑。你觉得好笑,这点对你来说微不足道的疼痛,在他的脑海中似乎被放大了无数倍。你想问他,在终结谷时,他的拳头如钢铁般坚硬,捶到你身上时,他难道也感觉到了疼痛吗?

“能让我们相互理解的,只有拳头。”其实不是拳头,而是痛楚,能让他们真正地彼此了解。

你和他都是明白的。

明明都明白的……

 

不想这些无聊的事情了。

 

你转过头,有什么东西在你的脖颈上蹭过,带着一点湿湿的水渍。你望着天花板,透过浅浅的纹理,看向外面。

接着,太阳渐渐升起了。不是往常见惯的太阳,不是那澄澈的、泛着蓝光的、穿过雾气的太阳。那是狂野的、急躁的、炽热的太阳。你手里攥着和你的皮肤一样苍白的床单,却又觉得自己不身处于此。好像有爆炸引发的余波冲来,狂风刮过,树叶在旋转上升中化为灰烬,你的每一件衣服都被撕成了碎片。虚幻的场景不断在眼前跳跃,太阳朝你靠近,你的肉眼能看到岩浆状的半熔化物质在自己的面前涌动。你能听见咕噜咕噜的声音,可你感受到的热度,却不来自皮肤,而是来自心尖的一点闪烁着的烛光。

烛光顺着血液的流向慢慢扩散到了全身,但你的手指却仍然冰冷。

于是他握住了你的手。细碎的吻落在你轻轻闭着的眼睛上,这对瞳孔黑得像从乌鸦翅膀上滴落的墨。岩浆里面有谁开口对你说话,你却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有断断续续的词汇。

 

终其一生

我也未能成为……

未能成为什么?

 

天花板上空,月亮也升起了。太阳朝着它靠近,每靠近一点,两者就发出更加强烈的光。这是多么荒谬的事情啊,你想,明知道越靠近,崩塌的时刻就越早到来,它却仍然拼尽全力地缩短距离。

总是做些无用的事情。

如果把月球毁掉,会不会好一点呢。海水不再有潮汐,地球不再有四季,夜空以星光点缀。

你挣脱开被束缚的手,朝月亮所在的方向伸出。

 

不要过去。

 

没有理由,你无声地说。光芒中你将眼睛眯起,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洁白。你眼睁睁地看着日月交叠在一起,无声地消失了。天花板恢复了原状,隔绝开你的视线。你的手重新被人握住,他问你在干什么,声音不真切,你也就没有回答。

月亮消亡时,太阳也会跟着消失。也许消失的方式会很壮烈,巨大的带着热度的闪光,声音却无法传递过来。

你隐约感觉到,他用他修长的手指把你的额发拨到耳后。他在你耳边低语,你找不到任何想要听到的词语。

 

未能成为什么?

比朋友更深一步的定义……

那是什么?

你倒是说啊。

 

你眨眨眼睛,有水一样的液体滴在你干枯的嘴唇上,渐渐渗进来。咸的味道。

你搭上他的脖子,黑手套还没来得及脱下。你轻轻地用食指抵住他的咽喉,硬邦邦的骨头在皮肤的掩盖下颤动。

 

你倒是说啊。

 

微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真实的太阳升起了。

屋内的日月一同沉沦下去。

 

 

END

 

评论(9)
热度(54)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