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PEWDIEPIE
 

【周黄】社交恐惧症

-


尽管过了很多年,但是我仍然对那天发生的事情记得很清楚,这段记忆作为我的社交恐惧症被治愈的开端,以及和一个叫做黄少天的人相遇的第一天,一直存在于我的脑海里。

虽然刚刚入夏,天气却已经很炎热,中午我顶着炽热的阳光走了很长很长一段路,中途被一个倒在路边的酒鬼拦下,强行听他讲起他和他的打字员老婆的故事。我被太阳晒得头昏目眩,水泥地的花纹在我的眼中渐渐扭曲,我很想打断那个胡言乱语的声音,结束这段没有意义的对话,但我却没有办法对这个酒鬼的行为做出任何有效的反应,因为正如题目所说,当时我患有非常严重的社交恐惧症。

社交恐惧症,这应该是描述我的状态最好的词汇。我之前鼓足勇气去看的心理医生跟我说,这种症状一般在小的时候就会发作,那时称为自闭症,而在成人阶段被发现时,一般会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或者抑郁症,诸如此类。我听见医生的话,心里就发怵,连忙摆手说其实不是很严重,很快就起身离开了。我害怕他一时兴起,再把我拖进全是怪人的精神病院里去。心理医生是个让人感到畏惧的存在。

接着说这个酒鬼。我从小就没办法跟人很流畅地对话,等我想好应该说什么的时候,别人的话题已经换了七八个,所以我只能闭着嘴,偶尔“嗯”“啊”一下,马马虎虎地参加他们的对话。很快地,所有人就都觉得我无趣了,我变成了孤独一人,即便想要练习说话也没有对象了。所以对酒鬼的搭话,我也除了“哦”“哎”之外,没什么能说的了,甚至连拒绝跟他继续谈话的话语都说不出口。

正午的烈日照在我的身上,让我感觉头顶在冒烟,再过十分钟头发可能就要着火了。我的汗顺着下巴一点点淌下来,滴到地上,心里异常焦急。酒鬼已经说到了他的老婆每天在他回家之后怎么打他的话题了,我在心里反复斟酌的话也总算找到了突破口。

试试吧,我想着,就要开口,把那句“抱歉我还有事恕不奉陪”说出去。

“抱歉——”

可我刚说了两个字,又陷入了困难中。万一他问我有什么事呢?我该怎么说,是如实告诉他,我要去吃午饭吗?如果他要求一起来怎么办?我要请他吃饭吗?还是再次拒绝他?

一系列的问题让我的头脑变成一坨浆糊,也让我突然卡带,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这种情况已经屡见不鲜。这些问题可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不是问题,但却在我说出每一句稍微有点意义的话时都折磨着我。

上天啊,来个人救救我吧。我这么祈祷着。

上天在我这辈子无数次的祈祷中,选择了这次实现。还好他实现了一次,不然我肯定要考虑另奉灵机了。


一个声音突然从我的背后响起。

“哎哎哎,你这个酒鬼,别缠着他,他还要跟我一起去吃饭呢,赶紧滚滚滚有多远滚多远。”

我回头看,树荫中有个人正朝我走来。趴在地上的酒鬼朝那人的方向吐口水,缩回他原来的地方。

那人的头发是淡褐色的,比我矮一些,长得很年轻,大学生的模样。然而我并没有任何跟他有关的记忆,脸、名字、吃饭的约定,什么都没有。那人走到我面前,一把拽着我的手就走,我被他带着,朝我目的地的反方向走了。

我的社交恐惧症告诉我,完了。这下我还要想怎么跟他说走反了,我想去的不是这个方向,我的天。我感觉自己的呼吸愈发困难。

走了几步,摆脱了酒鬼的视线之后,那人才停下来。他回头打量我,神色有点似笑非笑。我的脸不知道怎么就红了,可能是因为从幼儿园以后就没跟别人拉过手了的缘故。我脑海里的思绪千回百转,却只是让脸越涨越红。

“你别在意,那个人喝醉了以后对谁都这样,每次周六的中午他都蹲在那,别走那条道就是了。”他说着,掏出自己的手帕递给我,“擦擦汗吧。”

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汗水已经快要淋透了衬衫。我接过那条深蓝色的有淡淡的肥皂味的手帕,擦了擦脸,后知后觉地说了声“谢谢”。

他又朝我笑了笑。“这位帅哥,”他说,“你不会有社交恐惧症吧?”

我愣在原地。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生活中认识的人,而不是医生,把我的症状这么迅速地说了出来。是病友吗?在这个想法出现的一瞬间,我就把它否定了。面前这个人无论如何都和这种孤僻的症状没有一点联系。

我点点头。他这回真的笑出声了,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接回手帕,“看你在那边着急说不出话的样子,别提多逗了……怎么样?一起吃个饭吗?”

我犹豫着,不知道该答好还是不好的时候,他接着说道,“反正你也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吧。”

一分钟的沉默后,我叹了口气。是的,我确实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


进入有空调的餐厅的瞬间,我的身心得到了救赎。但这种救赎带来的愉悦,在我想到自己将要不得不去点菜的瞬间消散得一干二净。路上我知道了这个人叫做黄少天。黄少天一进门就径自带着我坐到了靠窗的桌旁,这样省下了我询问他想坐在哪里的对话过程。这类询问的对话,一旦开始了就没法简单地结束,比如“你想坐在哪里”,“哪里都可以啊”,“那这里行吗”,“这里离门口有点太近了诶”,“那这里呢”,“这里好暗”之类的。明明不是哪里都可以,还要这么说,人类的对话规则真是完全不讲逻辑。坐下来之后,令我意外的是,黄少天又径自拿起菜单开始点菜,只问了问我吃不吃辣,喜欢吃菜还是肉两个问题,就把所有的菜都点好了,并且完美地回答了服务员令人敬畏的一连串问题,诸如要什么酱,要大份还是小份之类的,顺便连wifi密码都问好了。我虽然也来过这家店好几次,但还是第一次连上他家的wifi。

黄少天看着我有些目瞪口呆的样子,又被逗乐了,哈哈哈地笑着,说我病得不轻。我有点生气地看了他一眼,他又说我瞪他,把我好一顿折腾。

好神奇,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像认识了很久一般,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自来熟体质吗,跟我真的是两个完全相反的极端。

“你要不要治这病啊?”

几回合的调侃过后,他突然问我。

我听到这句话,顿时有些警觉,想着这不会又是一个疯狂的心理医生想要把我抓到精神病院里去吧,没有做反应。他好像又看懂了我在想什么,补了一句,“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感觉跟你有点眼缘,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晚上可以来我家吃个饭,顺便见点生人,全当治自己的病了。”他朝我眨眨眼,“放心,那些人都是我的家人和朋友,很和善的。”

我下意识地开口想拒绝,却被他最后一句话轻飘飘地打散了。

“反正你也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吧。”

我沉默地吃完了这顿午饭,直到结束时,我也没能想出来能够成功说服他的理由。


-


分开之前,他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整齐地写了二十多句话。

大家好我叫周泽楷今天打扰了

嗯我住西三条路挺近的

路上偶然碰到聊了几句

感觉还行吧

没有对象

不用介绍了谢谢

好啊

都挺好的

嗯这两天嗓子不太舒服

多谢夸奖

……

我一头雾水地抬头看他,他嘿嘿一笑,说这是给我特别准备的晚宴对话手册,让我在晚上之前背好,到时候没话说就可以从里面抽点话出来应付,省得到时候只会说哦嗯好。我默默地把纸条收好,心想着原来还有这么一手,和他暂时道别。

晚上之前,我捧着这份珍贵的人类对话手册,把上面的字全都背了下来。这是多么可怕的智慧啊,人类千万年间社交的精髓在里面体现得淋漓尽致。

到了晚上,一群人围在长长的餐桌时,这张纸条真的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黄少天在晚餐开始之前指着我介绍后,我就把第一句台词背了出来,“大家好,我叫周泽楷,今天打扰了。”配上一个微笑,完美过关。坐在我旁边的是黄少天的妈妈,吃饭期间很热情地跟我聊天。

“你是我家少天的新交的朋友吗?”

“嗯路上偶然碰到聊了几句。”

“哦……你家住哪?”

“我住西三条路挺近的。”

“哎哟,是挺近啊……小伙子,你有对象了吗?”

“没有对象。”

“需要我给你介绍介绍吗?”

“不用介绍了谢谢阿姨。”

可能是黄少天对自己老妈的问话套路十分了解,就这样,我利用着对话手册一路过关斩将,摆脱了哦嗯好的无尽深渊。但即便这样我的话也显得有点少,毕竟我不会主动地挑起任何话题。这时就要祭出那句“这两天嗓子不太舒服”,不管怎么说算是混了过去。

晚餐结束后,我长舒了一口气。黄少天趁别人收拾东西的时候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小声问我,“感觉怎么样?”

我点点头,这大概是我应付得最舒心的一次社交。我看见黄少天满意地笑了。


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的时候,他悄悄拉着我走到房子外面,天色已暗,月亮在一点点爬向天的顶部。

“我跟你说啊,周泽楷,”他看着夜空说,“我想起了以前在书里面看见过的一段话,那段话好像是这样说的。”

“我们每个人生在世界上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被囚禁在一座铁塔中,只能靠一些符号同别人传递自己的思想,而这些符号并没有共同的价值,因此它们的意义是模糊的、不确定的。我们非常可怜地想把自己的心的财富传送给别人,但是他们却没有接受这些财富的能力。

因此我们只能孤独地行走,尽管身体互相依傍,却不能在一起,既不了解别人也不能被别人了解。我们好像住在异国的人,对这个国家的语言懂得很少。虽然我们有各种美妙的、深奥的事情要说,却只能局限于会话手册上那几句陈腐、平庸的话。”

“感觉稍微有点深奥,但是我看见你,一下子就想到了这段话。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尽管是陈腐、平庸的话,也要去说,不说的话,就永远都没有机会说美妙、深奥的事情了。”

我看着那轮淡淡的月亮,又看了看他月光下的侧脸。

在那个瞬间,我明白了什么好多事情。但那时的我说不出自己明白了什么,现在也许稍微能说出一点。


我想,既然我知道自己有社交恐惧症的话,尽管可以通过发展其他方面的能力来掩盖自己的缺点,或者去寻找一些能够读懂我的心思的人来做朋友,但那是最好的结局吗?和所有人都能笑着传达出自己的心意,不用担心误解,不用担心别人会厌恶自己,这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认识黄少天之后,过了好几年,我像是个刚刚接触语言的孩子一般,一点点地和他一起重新编译着自己的会话手册。到现在,虽然还远远赶不上黄少天,但是说话水平已经改善了很多。

今天也算是个特殊的日子,不知道为什么就写下了这些东西。可能是因为还没有正经地对他表示过感谢吧。我爱你倒是借着练习对话的名义说了很多遍。

嘘,这个先不要告诉他。


-


END


评论(11)
热度(198)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