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PEWDIEPIE
 

一个周黄双性转脑洞。


小周是传说中的江湖魔头,杀手排行榜名列榜首。常年身披黑色长斗篷,背一支造型酷炫的纯黑木长弓加一筒箭,刻苦修行箭术。因箭头淬毒一招毙命、行踪诡秘且武功高强,外加数月不现身,一现身必出数条人命,成为江湖传说。江湖上却没人知道魔头是个女儿身。

若想接到周魔头的活儿,基本全靠运气。她来到一个新镇子时,会故意于白日现形,而后又失踪,这便是可以请她帮忙的标志。有求于她,便于阴天的深夜,无月光之时,将一封信置于大门顶的房檐上,里面放上银票、刺杀对象和事情的来龙去脉。信封会全部被取走,之后原封不动退回大部分,而剩下的,就是魔头经筛选后接下来的单。只需静候,七日之内,刺杀对象定被铲除。之后魔头便人间蒸发,无法寻其踪迹,直到她下一次出现。


再说这黄小姐。其为将军家的大女儿,极喜好剑术,却不喜女红书卷,从小到大与剑为伍,常独自跑出家女扮男装四处游历。

黄小姐已将近二十岁,却仍然没有心仪对象,将军和夫人很着急,于是把人逮回来,打算强制婚姻。黄小姐不服,经谈判后双方达成共识,举行比武招亲,若最后胜利的人能打得过她她就嫁,否则便不嫁,婚嫁之事永不再提。


比武招亲当日,黄小姐提剑立于楼上,意气风发。台上数人刀光剑影,在她眼中不过都是花拳绣腿,完全无压力。正当她暗自得意之时,突然出现个长相丑陋但身手矫健之人,以一敌百,呈摧枯拉朽之势。黄小姐看他的手段,暗叫不好,却不知这人是将军提早为自己的女儿物色好的对象,武功高强,她是打不过的。

她咬紧牙关,提剑要上,却突然看见一支箭穿过那人的喉咙口,那人当场毙命。她厉声道,“谁在暗中作孽?”

从阴影中走出个人,正是周魔头。由于身着黑斗篷,身材高挑,一时雌雄莫辨。黄小姐以为也是来参加比武招亲的,于是二话不说砍了过去。来人身形一顿,抽出随身佩剑,与其战了起来。

她们打了一阵,黄小姐一剑将周魔头的斗篷撕裂,露出一只眼睛。黄小姐被这只眼睛的神韵吸引,晃了神,却被对方抓住漏洞,剑指咽喉。

黄小姐收起剑,作揖,“输得心服口服。我同意嫁给这位少侠。”


然而周魔头的内心是迷茫的。她不过是跟随自己的暗杀对象来到这里然后干掉他而已,谁料想突然冒出一个女人来,劈头盖脸就是一剑,好不容易制住她的动作,她却突然说要嫁给自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想开口解释,却突然被这女人拉住手。手心传来的温度让她愣在原地。

“我也没谈过这种关系,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我们可以慢慢培养感情……从你的剑法里,我感觉到你不是坏人。怎么称呼你呢?”

“……我姓周。”

她看着对方红透的脸颊,不自觉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黄小姐听到她的声音,惊呼,“你是女——”

周魔头连忙捂住她的嘴,回头看看不远处的将军,小声问她,“这可是,比武招亲?”

黄小姐点头。

“我赢了?”

点头。

“那……女的赢了,算不算数?”

黄小姐看着近在咫尺的单边眼睛,脸又红了红,挣开束缚。

“比都比了,算呗……”

声音细得跟蚊子音一般。


黄小姐原地沉默一小会儿,又开口道,“这样,你先装做是个哑巴,我把我爹那边蒙混过去。之后他必定要设宴席,在吃宴席之前,我们可以商量一下。”

周魔头表示ok。毕竟是自己无意间闯下的祸,需要自己来处理。她上前握住黄小姐的手,黄小姐瞪了她一眼,没吭声。

跟老爹说明之后,二人到屋内关门合计。黄小姐知道了周魔头的身份,就是那个江湖传说。她瞬间亢奋起来,叽叽喳喳地核对自己到处听来的传言。

原来周魔头接单,也都是有自己的原则的。暗杀对象是那些罪不可赦、惨无人道的人(大多是官府的人),即使信封里装的银两不多或者没有,周魔头也会出手。而暗杀对象罪不至死时,无论给多少银两,她都不会出手。也正因如此,朝廷虽常派人下来抓她,但也无关痛痒,因为她杀的确是大多是那些百姓欲除之而后快的人。

黄小姐听后愈发激动,于是便提议,想与她作伴,四处漂泊,磨练剑术。周魔头思量后觉得未尝不可。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

于是黄小姐提笔写下一封信,上书“我与夫君欲畅游世间,婚嫁行程等归来再谈。”放置在桌上,便快乐地与周魔头二人双宿双飞去鸟~


////




评论(4)
热度(131)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