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PEWDIEPIE
 

【周黄】范儿

高考作文来一发,天津卷。

努力地删到了800字左右。

最近总看到有人毕业了还说自己要高考,就知道装嫩,哼,不说了,我准备小升初去了。

————————————————

黄少天第无数次地双手颤抖着从杂志店老板手中接下一本封面低俗的杂志,第无数次意识模糊地思考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他局促又懊悔地攥紧手中薄薄的报刊,抓抓脑后的头发,直到那里变得一团糟。像中了咒语,每天路过这个摊子时,他的眼神总是下意识偷瞄摊开的书页。莫名其妙的心虚和罪恶感充斥着他的脑袋,让他的目光极为短促,而内心盘旋的期待又让这份短促变得频繁而很难停止。

但大多数时候,他都能一眼看到他想看到的东西。

一个男人的跨页海报。

有很多理由可以解释这件事,可能是音响的音乐里有什么不知名的洗脑或者催眠因素,谁知道呢?有时播着或热烈或低沉的探戈,有时播着美国三流歌手的金属音乐,有时播着我爱你没有保留我爱你直到最后。音乐还该死的和海报内容契合得可恶,男人一会儿半躺在深红色沙发上,专注地盯着架在脖子上的小提琴的琴弦,一会儿戴鸭舌帽穿着吊儿郎当的宽松黑T恤轻轻倚墙,一会儿又一身洁白地站在沙滩上冲着你笑。

笑一下,笑一下,再笑一下,就把黄少天的神智笑没了。妹子们的买买买是不是就是这种心态,他想。

也可能是男人的眼睛太引人注目,他总能从那里面读出好多层意思。第一层他看见,男人似乎刚刚结束盛大的晚宴,和自己心爱的人跳完一支舞。看见男人躲在废弃大楼的角落默默抽完劣质香烟,烟头丢弃在地上,脚尖随意一碾。看见男人踩着愉快而休闲的脚步,似乎想要冲出来跟你握个手。

第二层他看见男人眼角的疲惫,像是蜡烛燃烧到最后剩下的那一点摇曳着要熄灭的光芒,又像是旋转的陀螺倒下前在桌面上缓慢划出的最后一个带着巨响的弧度。看见男人在想等会儿拍完了夜宵吃什么,明天早上几点起床,起来之后有什么工作要做。看见男人在想这个布景真假,这个灯光打得好刺眼,要不要跟摄像师说我这个姿势好难受,算了还是不说了吧。

第三层他看见,男人眼底深深埋下,又隐隐露出的一丝期许。

这时,黄少天才会猛然意识到,男人叫周泽楷。

他知道这一丝期许是什么。在同是职业选手的意义上来说。

所以究竟为什么会在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就手快买下了呢?

黄少天一边走一边把杂志往垃圾桶里塞,手伸出去,又顿住了。他站了好一会儿,认命般地叹口气,飞快地把它塞回包里。

周泽楷这个家伙,拍什么有什么范儿。不笑就是南极最高的那座冰山,笑就化成一滩春日的潭水,直接往你心里面灌,直到灌得满满当当,溢到肺里,呼吸困难为止。

让你难受,让你焦虑,让你欲罢不能。



评论(11)
热度(157)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