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PEWDIEPIE
 

【周黄】这个帅哥一副想做什么的样子

很傻逼的没有结尾的文。




我是一个标准的普通路人。别说扔在人堆里了,就是扔在总统演讲台上都没有人会注意到我。

我在设定上是一个八卦的女生。我的姓名不重要,年龄不重要,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在我决定当个好路人的那天,我就已经有了这种被埋没一生的觉悟。


 

开学没几天,最近实在闲得很,周五到周日除了听听讲座看看书打打游戏之外也没什么事情可干。大学也就是这样,不自己皮痒去找事情做就可以至少一周四天尸体般躺在床上大脑放空。

一个难得的晴天,春季的阳光洒在普通的我走过的路上。我低头捧着手机默默地走着,做着一个普通的路人应该做的事情。


但是今天不一样。

我本应该早点发觉的。

在这种空气质量能够排上全年前五的天气中,总会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发生。

太阳将近落下时,我迈着无精打采的步伐走到学生公寓一舍时,犹如在这一刻受到了神的旨意般,不经意地抬起了头。

然后我看见,公寓门口,有个帅哥站在那里,拎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一副想做什么的样子。


帅哥站得很正,半边身体掩在旁边的小超市房檐投射的长长的阴影下。他的五官长得让人无法挑剔,侧脸的轮廓分明,鼻梁挺直得很有二次元感。

我有点惊讶地放慢了脚步。

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帅哥,在无数张嘴说出的无数个话题中曾无数次地提起过他,我这种在设定上很八卦的女生是不可能不知道的。他今年大三,叫周泽楷,因身在计算机学院外貌却秒杀传媒系所有男人颜值而出名。这个人的传奇故事从他入学那时开始就一直在学校里流传。他的成绩大概还算是保持中上流的水平,但他其实是玩电竞的,还玩得相当不错。

刚知道这个消息时我们都非常吃惊,因为在我们心中打游戏的男生一般都长得比较抱歉。但这个帅哥不同,颜好身材好气质佳,除了有些不爱搭理人之外全都闪耀得难以直视。在校期间收到的告白数不胜数,但帅哥从来都没有表达过对这些女生哪怕是一点点的兴趣。

去年闹得最热烈的就是新闻系的一个校花系妹子契而不舍地制造各种机会想要追帅哥,食堂偶遇图书馆偶遇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实际看上去进展也不错。在我们都以为他们估计要成了的时候校花的初次告白却铩羽而归。帅哥撂下的一句“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击穿了一片少女心。

但随之而来的对于帅哥喜欢的人到底是谁的讨论却一直经久不息。平时跟帅哥走得近的妹子基本是没有的,帅哥只和几个汉子玩在一起。问跟他关系最好的那个叫做黄少天的话唠,也没有得到任何信息。他的室友也被问过,纷纷表示没见周泽楷给哪个妹子打电话或者约出去玩什么的,线上他也几乎没有女性网友,仅有的女性都是电竞圈里的,有猫腻的可能性为零。

对于我来说,这个人的一切都扑朔迷离。

 

作为一个普通的路人,我本打算安静地完成我当一块出色的背景板的使命,低调走人的。但是帅哥的存在感实在是有点强。他的眼神很纠结地盯着一舍宿舍门口,看着寥寥无几的来往的人走进又走出。他直挺挺地站在那里,看看袋子、看看门口、看看天空、看看手表,重复着这个死循环。

我看着他的背影,竟然莫名其妙地觉得有点可怜,同时一股难言的八卦之魂从我的心头冒出来。到底是什么事情能把他难为成这个样子?即使大家都知道帅哥可遇不可求,但是如果掌握了第一手有关帅哥的八卦,今晚寝室夜聊有点话题自然也是极好的。我在原地思考了几秒钟,毅然决然地决定试着上前搭话。

“同学你好,需要帮忙吗?”

我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上去热情自然一点。帅哥的身体突然一僵,回头看了看我。我看他抿着嘴唇,欲言又止。

走近看看长得是真帅啊,我内心默默感叹。我对帅哥是很有耐心的,所以我又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他才给我回答。

“呃……不用了。”

我没有理他的拒绝,眼神探向他手中的塑料袋。他下意识地把袋子藏在身后,但是还是被我看到了。

那里面装的居然是好多白色的蜡烛,而且是告白专用款的!

我的脑浆一下子沸腾起来,一声“卧槽”险些冲出我的喉咙。校园十大未解之谜之周泽楷到底喜欢谁从今天开始将不再是个悬而未决的谜团,妈呀爸呀上帝呀,我们的大帅哥今天是要摆蜡烛告白了!

我的心情极为复杂,又期盼好奇得不得了又有些抗拒,分不清是悲伤还是难过。虽然帅哥和谁谈恋爱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我还是很在意,在意得不得了。

我整个人像打了鸡血一样,难以抑制自己夸张的面部表情,从帅哥微妙的脸上我可以间接地看出我现在的表情有多么扭曲。我连忙迅速地调整好,摆出很友好的笑容。


“同学,你这是要告白吗?”

我试探性地问道。周泽楷沉默了一下,才缓缓地点头,并把袋子递过来。我心里在心灵之约论坛里刷了一万条标题为“男神告白现场直播”的主题,看了看袋子里装的东西。

淘宝爆款,情人节告白用蜡烛,时尚又浪漫,您的最佳选择,妥妥的。

“同学,我帮你摆吧,我现场围观过很多次,很有经验的。”我郑重而又难掩激动地对帅哥说。无助的帅哥没有拒绝我的请求,很是纠结地赏了我一个“好”字。这种感觉就像是古时候跟孔子求学,孔子听完你的观点后说了一个“善”字,然后你就被载入史册被后人瞻仰几千年一样,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满足感。


“你的告白对象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连忙问他。

“大概半小时之后。”

“那不急。”

我如同真正的武林高手般深藏不露地说出这句话。我又看了一遍袋子,突然发现袋子里面没有打火机。

“帅哥,打火机呢?”

帅哥掏了掏身上的口袋,轻轻地“啊”了一声。

“忘拿了。”

“没事没事,我去帮你买一个!”我屁颠屁颠地跑到旁边的小超市里面买打火机。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经过这一轮,最佳助攻的称号非我莫属,接下来我就可以非常自然地问帅哥要告白的到底是哪一家的哪位姑娘,掌握第一手资料,飞快地通知那些闲得没事的人过来围观,以一种知情人的身份。不会有比这更令我满足的事情了!

我结账时心中的野兽已经在蠢蠢欲动了,所以说到底是哪家姑娘有这个福气,能被帅哥告白呢?


等等。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惊悚地回头。

看了眼宿舍。

我没记错的话……

这个寝室,是,男寝吧。




END




评论(8)
热度(138)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