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PEWDIEPIE
 

【周黄】萌度表 5

05

 

S市的天气变得简直比黄少天的语速还要快。两个人回宾馆之后,黄少天打算出去买点零食吃,结果一出门就碰见下雨。回去拿伞也很麻烦,他就满不在乎地直接冲了出去。

结果不料想附近的超市装修停业了,他只好在雨中又多走了一段路。雨势变大,雨点打在他的后背上简直是透心凉。一路奔回来后,虽然还没有湿透,不过也差不多了。

周泽楷看到这样的黄少天吓了一跳。他连忙拿起毛巾擦干黄少天的头发,还没等他一大堆话说完就拽着他往浴室里塞。黄少天拗不过周泽楷手劲儿大,看他的眼神又充满责备,就放着东西乖乖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的黄少天看上去没什么异常,但周泽楷还是强迫他吃了两粒感冒药。

“不我不吃药我的体质比你想得好多了,想当年我风里来雨里去也啥事都没有,你就不要太担心我了,话说我买了很多零食今天晚上好像连晚饭都不用吃了呢——”

“吃药,”周泽楷坚定地拿着药和水杯递给他,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翻出一颗糖,“有糖。”

“你糊弄小孩儿呢??”

黄少天觉得在这种问题上跟周泽楷纠缠就是毫无意义的,反正无论他说多少周泽楷都不会听也不会妥协,于是勉为其难地把药吞了。

 

 

夜晚,黄少天躺在床上,刚刚结束一种名为“盖上棉被纯聊天”的活动。

在现实聊天和短信或者QQ聊天有一点不同的就是他感觉到来自周泽楷的回应变多了。在网上周泽楷不是那种发很多表情的人,因此做出的更多是有些生硬的文字回应。但是现在黄少天在讲到一些地方的时候却能够听到他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笑声。如果黄少天反驳他“笑什么啊笑”,他就会带着笑意说“没什么”。

黄少天渐渐掌握了和周泽楷对话的技巧,就是你要正确地估计他有点事情想说的点,然后给他留一点空白的时间。这段时间也不会很长,毕竟面对朋友比面对媒体要轻松得多。如果他的话太简单,就让他解释一下。

不过黄少天觉得周泽楷在跟他说话的时候可能都下意识地把句子说得尽可能长一点了,难不成是被自己传染了?那要是自己多跟他呆一会儿可不可以把他的无口综合症治好啊,造福大众……

 

他们聊了很多才决定睡觉。关灯躺下的黄少天觉得他似乎错误地估计了自己长年呆在电脑前不做运动的身体体质。他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感觉白天的兴奋劲儿过去了,现在有点晕晕乎乎的。

他望向对面的床,周泽楷正闭着眼睛静静地躺着。黄少天能够模糊地看到黑暗中他清俊的面部轮廓。

在装睡。看看他头顶的那个东西就知道了。

什么声音也没有,一点光线也没有,就是两个人、两张床、和两条棉被。

黄少天从心底几乎是小心翼翼地把白天产生的想法翻了出来。

周泽楷这家伙,难不成喜欢我?

他感觉自己像正在做什么坏事一样,无声地说了三遍“卧槽”后把自己的头埋到被子下面。快闷死的时候,黄少天终于把头伸了出来。

今天在球场都划心型了还抱着我不撒手,我都清清楚楚地看见旁边外国的金发妹子指着我俩耸肩说“They’re so gay.”我就不信他听不懂。

他想想,又恨不得把头重新埋进被子里,但是他硬生生地忍住了。妈个鸡,喜欢就喜欢呗,我又不是小女生,害羞个锤子。周泽楷这货刚入圈没见过世面,肯定是被我场上的英姿飒爽征服了,喜欢我也是正常的。毕竟我的粉丝还蛮多的。

他总觉得这个理由连他自己都不能说服。

他又摸了摸自己的体温,觉得真的是感冒了。想想自己上次这样淋雨又啥事没有都是上大学时候的事情了,没想到现在体质变这么差。为了赶飞机前一天晚上也没睡好。

他又回头看了眼周泽楷的睡颜。他的呼吸声很浅,黄少天的视线慢慢滑过他的眼睫毛、鼻子、嘴巴。无可挑剔的长相。

麻痹的周泽楷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吗?我觉得我这个人整体上还挺……直?

我……直吗?咦?

黄少天在床上折腾了好几个来回,怀疑起了自己的取向,仍然睡不着。他的动静实在是有点大,让正在努力睡着的周泽楷都装不下去了。

“怎么了?”

黄少天听见后闷闷地把脸藏在被子下面回答。

 

“我好像发烧了。”

 

几乎同时,对面的人霍然起身,屋内的灯一下子被打开,灯光亮得黄少天下意识地闭上了眼。随后一个阴影出现在他上方,他睁开眼,看见周泽楷神情十分担忧,眉毛紧紧地皱在一起,一只白皙、修长而冰凉的手贴在黄少天的额头上。舒服得他不由自主地仰起头,发出一声呢喃。

还好不是很烫。

周泽楷松了口气,拿出行李箱里面准备的退烧药,打电话让宾馆送过来温度计和一些冰块。

“其实不是很严重,只是有点烧。”黄少天在旁边说,“吃点药绝对就好了,我以前都是这么好的。虽然说体质跟上学时候比差了点,但也不至于差到那种地步,我以后是不是该锻炼锻炼了,照这么下去我老了岂不是会变得连床都下不了,太恐怖了。”

看在他喜欢自己的份上,就不和他较劲了。黄少天乖乖地吃了药躺在床上。冰块很快就送到了,周泽楷把冰块小心地放在他额头上,在旁边看着他。

“你不睡?”

周泽楷摇摇头,“看会儿你。”

 

 

黄少天觉得自己需要反省一下接受对方喜欢自己这个事实的速度。但他总是隐隐感觉自己占便宜了。

毕竟长得帅,人又好,还能打荣耀。以后要是找妹子当对象的话,妹子不玩荣耀,自己训练压力那么大,肯定是要冷落人家的。要是找圈内的,又着实不好找,再者圈内某些大龄未婚青年眼巴巴地盯着这几个妹子,还很年轻的黄少天也不好意思跟他们抢,而且也确实没有喜欢的。

这么一说周泽楷还是挺好的。不,也许应该说是相当好了。

他看见周泽楷为了散热帮自己解开了两颗上衣扣子,那个紧张的样子看得他想笑。

 

 

黄少天突然想起来刚才开始一直没有动静的那个东西,于是抬头看去。细看之下,黄少天震惊了。

怎么回事,那个东西居然正在融化!

安静地散发出粉光的那个东西的外表正在奇妙地融化着,像一块高温下的巧克力。在黄少天躲闪不及时,从下面的尖尖滴下了一滴发光的冰凉液体,正好滴在黄少天的唇上。

黄少天心里疯狂刷屏“卧槽”,不敢咽下流到自己口腔里的液体,这东西到底是啥!以前怎么没见过它还会化的!周泽楷你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带着这么个与众不同的妖孽!

他连忙起身,激动地想找张纸巾把嘴里的东西吐出去,却突然神奇地发现,自己全身的力气都回来了。

他大脑空白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冰凉的感觉顺着口腔蔓延到他全身,桎梏在他后脑的疼痛和身体发热的异常都消失了。

 

 

他突然想到很久很久以前,他登山时看到的画面。

小女孩和她父亲相伴而行,小女孩不小心,脚下一滑,身体向后倾倒。

父亲的心情表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变成块圆盘状的东西,飞速垫在小女孩踩空的脚下,让她的重心重新调整过来。父亲连忙一把把女儿扯到自己怀里。事后两个人都不知道那块垫脚的东西是哪里来的。

 

黄少天若有所思。

 

 

TBC

评论(33)
热度(338)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