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PEWDIEPIE
 

【周黄】萌度表 1

01

 

黄少天这个人呢,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天赋。

 

在他的眼中,别人的头顶都会飘着一个小小的倒三角锥型的东西,上下漂浮着,只有他自己能看到,有点像某些游戏里的状态条。这个东西,据黄少天从小到大的观察,会随着人心情的改变而改变。心情越好,三角锥的高度就会越高,心情越差,就会越贴近头皮。

它还可以变换颜色,但颜色的种类有些因人而异。据黄少天的分析,基本上浅色系的都是心情好,深色系或者灰色系的心情差。

由此,黄少天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心情表。

 

他刚发现自己和别人眼中的世界不太一样还是在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因为被其他孩子骂成骗子而没出息地哭哭啼啼地跑回家,却发现爸妈也只把他的话当成是小孩子的玩笑。那时他还不知道中二是什么,只是冥冥中觉得自己是一个特殊的被垂青的人,因此有着类似电影里超人那样的特异功能。

可惜他的特异功能没能像超人那样拯救世界,只是给他的生活增加了更多的便利与烦恼。

他活到现在二十多年,一直不确定能看透别人的心情是好处多些还是坏处多些。好处倒是显而易见,就是能更简单直接地察言观色,更加容易和别人相处融洽。但坏处也是有的,举个例子,情侣、或者父母和子女一起逛街,两个人的心情应该都是粉红色的,但他时常能够看到其中有人是草绿色的,那是对身边的人有事情隐瞒、感到愧疚和心虚的颜色。还有时是墨绿色的,那是厌恶情绪才能诞生出的颜色。看到这些,就如同不小心看到了别人的隐私一般,让人难受。

又有一些情况下,他的好朋友跟他笑着打招呼,心情却是糟透了的颜色。这个时候他就有点拿不定主意,既然知道了,是不是就该安慰,不安慰的话,总觉得自己没有尽到朋友的义务。安慰的话,又显得很突兀。

但是心情表的存在,确实让黄少天感到心安,也让他在社交中十分地如鱼得水。

 

 

 

黄少天这个人呢,有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天赋。所以他在第一次看见周泽楷的脸,对周泽楷产生印象时,就已经知道,虽然这个人长得很帅,但他其实是个极度情感缺失的人。

周泽楷刚出道那阵,黄少天经常在网上看到关于他的访谈。他的心情表一直是灰秃秃的,黯淡的,没精打采地悬在头顶。黄少天非常疑惑,又倒回去仔细看了看,还是没变化。他发誓这是他生平见过的最单调的颜色。明明是他赢了比赛,怎么心情比旁边那些输了的人还要烂?

他又找了些视频,但每一个都是相同的结果。周泽楷的心情表死寂般沉默,任凭他本人摆出微笑或是流露出遗憾。都完全没有反应,简直就像掉线了似的。

太不可思议了。黄少天想。这究竟是他本身心理有问题,还是我和他服务器连接中断了?

 

 

周泽楷情感极度缺失的可怜印象在他脑海中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来就维系不太下去了。关于周泽楷的新闻和消息接连不断地出现在他耳边,大家都说小周这个人挺好,训练很拼命,性格也还蛮可爱的,不说话只是因为没办法组织好语言,又很容易害羞,但一点架子都没有。长得又帅。

黄少天有点不服气,你们知道的能有我靠谱吗,我这特异功能可是用了二十多年的,他表面表现得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其实内心根本就是毫无波澜,没有感情的。

再加上媒体在那些时候频繁地将新星周泽楷和黄少天对比,黄少天的不满就更深了。

 

他不太信邪,偶尔也会翻出周泽楷的采访再看看,看出了点端倪。因为他一直很在意周围人的情绪,所以对于细微的动作和眼神观察得都比较仔细。但他这些年基本上没遇到几个需要他去揣度情绪的人,因此他对这方面已经有些生疏。黄少天又觉得周泽楷摸鼻子的动作表现他紧张又局促,又觉得他头顶的心情表如同死去一般巍然不动维持着灰色就是明摆着表明他内心没有波动。

黄少天很郁闷,自己不用再装作看不懂的样子了,这次是真看不懂了。还是说,这功能用了二十多年,终究还是会出差错的?

哎,自己是不是也应该知足了,这容错率已经挺不错了。

 

 

“队长你说那个周泽楷,他成天一声不吭的,采访都没几句话,他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一次训练时,黄少天随口问。

“哦,小周啊,”喻文州停下按键的动作,想了想,“我听说他人很和善,待人有礼,就是不太会表达。”

黄少天忍不住想接话说其实据他观察这个人是冷血狂魔说不定杀人都不带眨眼的放在小说里就是反派的标准配置,但是他想了想还是闭嘴了。

黄少天由此很想亲自见周泽楷一眼。想知道他究竟是不是他的特异系统中仅存的那个BUG。

 

 

 

 

这个赛季开始的前一天下午,黄少天独自在市中心逛悠。昨晚睡得不好,他走着走着竟然泛起了困意。他打着哈欠四处看了看,决定先随便找家店趴一会儿。

他在咖啡店软乎乎的深棕沙发垫上坐下,店内播放着法国的手风琴曲,抒情又悠长。他旁边坐着一对情侣,在亲密地小声调笑,那粉红的小心情闪瞎了他的狗眼。他喝了两口冰奶茶,实在是抵挡不住困意,就两只手臂趴在座位前的桌子上,睡着了。

 

两个小时后,天色渐暗,同样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的周泽楷进入了同一家咖啡厅。他走到黄少天的对面,四处打量一圈,犹豫着坐了下来,怕吵醒熟睡的人。黄少天的脸埋在胳膊弯里,因此他没有认出来。

 

 

店里放的音乐是舒缓的华尔兹舞曲,这让面临重要比赛的周泽楷心情得以暂时平静。咖啡馆昏黄的灯光亮起,照在黄少天乱翘的黄褐色短发上。周泽楷盯着他发愣。发丝看上去很柔软,发尾又有微微的卷曲,让人看了很想摸摸。黄少天的呼吸绵长,偶尔发出像猫一样的细小呼噜,听得人心里痒痒。

周泽楷正愣神,对面的人却突然动了动。周泽楷听见那人呻吟一声,然后抬起了头,额头被枕出了一片红。他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一点泪花从他的眼角挤出,额前的柔软发丝被他蹂躏得东翘西翘。

黄少天边打哈欠边睁开朦胧的眼睛,才发现自己对面坐了一个人,好像还在盯着自己看。他用力揉了揉眼睛,才看清自己对面坐的是谁。

 

 

看清楚以后,黄少天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满脑子只剩下了“卧槽”两个字。在满篇子的垃圾话脱口而出之前,他猛然抬头看。

 

先不提周泽楷你这家伙为啥坐在了我对面。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向周泽楷的“心情表”,那个小小的倒三角锥在他眼睁睁的注视下突然变得粉红,然后一路绕着螺旋撒着梦幻般的星光窜到了天花板。

 

他惊愕地收回视线,看见周泽楷那张帅脸正在朝着他笑。

 

 

TBC

评论(22)
热度(493)
© 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