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PEWDIEPIE
 

【狡槙】良辰吉日

211老师祭

我和狡哥永远爱你


脑洞来自可爱又聪明的兮兮 @兮凝之 


-


“首先恭喜你去世五周年整,然后还是那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槙岛蹲在幽灵部的门口,托着下巴,无聊地边听游魂科科长对他训话边研究它头上的两根犄角的种类。

“你在听吗?”

“我在听啊。”槙岛随口应道。不是山羊角也不是羚羊角,这是什么角来着……

“那个把你绑定在自己身上的人类,昨天是不是又枪击你了?”

“昨天?”槙岛回想起来,昨天他好像确实嘲笑了狡啮的人生,所以被射了两发子弹,“大概吧。”

“……法官已经跟我说过很多次了,”游魂长叹了口气,“它统计过了那个人类对你进行枪击的次数,已经严重超过标准了。”

游魂长再一次对槙岛提出建议:“你真的不打算转到怨灵科吗?那边的幽灵对人类是有伤害权的,而且也不用在每次被想起的时候强行离开灵界,行动自由得多。”

“我记得我已经拒绝过很多次了。”槙岛耸耸肩,对这个已经重复了很多次的话题丝毫没有兴趣。这周他已经被游魂长叫出来谈了三四次了,加上之前的起码有十次,每次都是相同的建议。他对游魂长的说辞完全无法理解,尽管确实有枪击,但他又不会真的受伤,为什么非要让他变成怨灵?

“反正又没什么实质性伤害,也没什么问题吧。他有枪击过我很多次吗?我都不记得了。”

游魂长心情复杂地看着仍然不打算妥协的槙岛,捋了捋自己拖到腰间的胡须。它思考片刻,给槙岛倒了一杯茶,放在自己对面。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槙岛看它这样也没领情,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结果脚迈出门口,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了回来。他回头,游魂长闭着眼睛坐在原处,一副要和他促膝长谈的样子。

“……”

槙岛只能折回来,蜷起腿坐到对面。连阻碍他行动的结界都打开了,看来它今天是铁了心要说服自己。槙岛摸了摸杯子,是热的红茶,这一点没什么问题。

“我想您也知道怨灵的外表会变成什么样,那应该知道我拒绝的理由。”槙岛开口。

“我知道你在意这个,但法院已经做决定了。我今天刚拿到他们的指控书,”游魂长从腰带里掏出一张字条开始读,“因普通游魂槙岛圣护的被动绑定对象对其屡次进行意图伤害的行为,严重违反灵界灵道主义精神,情节恶劣,因此幽灵部法庭对人类狡啮慎也正式提出控诉。明天东七区时间凌晨两点,法庭将商讨对这一事件的处置方法,届时游魂槙岛圣护务必到场。”

“指控?什么意思?”槙岛听完皱皱眉,发现事情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游魂长收起纸条,说道:“你别看幽灵部平时冷冷清清无人经营的样子,事实上法院还是非常重视灵道的,它们的正义感不会允许灵受到过分对待……”

“那个不叫正义感吧,只是喜欢上纲上线而已。”槙岛冷不丁插话。

“……总之,心中有怨念,或被人残忍对待的幽灵都可以转化为可以作恶的怨灵。像你这种情况,如果你不愿意转化为怨灵的话,那就只能由灵界提出指控,用‘灵异事件’来作为惩罚方式了。”

“你所说的灵异事件是指?”

“就是会发生在被指控人身上的一些意外事件,比如失明、失聪,或者因灾难造成的截肢之类的……”

槙岛举起茶杯的手一抖。

“这手段未免也太不人道了点。”

游魂长没理他,挥挥手解除了结界。

“明天就指控了,到时候肯定要有个结果。你自己好自为之。”


-


槙岛飘在路上,觉得自己不太好。

旁边飘来了他生前认识的人藤间的游魂。

“生日快乐啊。”

“生日?”

“肉体的毁灭之日不就是灵魂的新生之日嘛。”

“亏你编得出来。”

“不然祝你什么,和某在逃通缉犯喜结连理纪念日快乐?”

“……”槙岛现在不想理他。

“发生什么事了?”藤间有了点兴致,“很少见你这么低落,不如说,现在还有事情会让你低落?”

“……问你件事,你有没有考虑过变成怨灵?”

“怨灵吗?”藤间听到这个问题有点意外。他仔细思考了一会儿,笑眯眯地说:“虽然想过,但是条件很严格,普通的灵是满足不了的。我有去过一次怨灵科,里面的灵不知道为什么都惨叫得很厉害,身上冒黑气,还把血弄得到处都是,哎呀,真不错。那个你认识的长头发的女孩子是不是也在怨灵科来着?”

“王陵璃华子?”

“忘了她生前的名字是什么,不过听说她已经成长成呼风唤雨、人人畏惧的怨灵了。”

“……那灵异事件呢,你听说过吗?”

“这个生前不就听说过很多嘛,比如拍的照片洗出来突然多了一个黑影……”

要是这种程度灵异事件还好了,狡啮就算看到照片上有个黑影(或者白影)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果然跟他说什么也没用。槙岛把藤间打发走之后,自己坐在台阶上看着零星路过的一两个游魂发呆。

他脑补了自己变成怨灵的样子,长发及地、身披被单、眼神血红、边说话边吐血……如果他真的变成这样出现在狡啮面前的话,狡啮八成不会吓死,而会笑死。感觉顶着这副样子无论说什么道理都不能让任何人信服,那他以后还怎么安安心心地蛊惑狡啮走上不归路?

怨灵是要从电视里钻出来吗?现在他们的住所没有电视,那要从井里钻出来吗?好不方便,之前都是可以直接出现在身边的……从井里出来感觉更蠢了,换个角度想,如果他看到狡啮的灵魂从井里钻出来的话估计会笑晕过去,那狡啮看到自己应该也是一样的反应。

不不不,他宁愿去地狱也不能变成那样。

灵异事件也不是他想要的,毕竟直接后果是降低狡啮的生存率。倒不是因为他在乎狡啮的感受,而是在他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之前,狡啮是不能死的,不然他最大的乐趣就没有了。

怪不得天堂和地狱都不待见灵界,根本就是一些不想升天的灵魂留在人间胡作非为而已。游魂长之外的其他官员他也从来没见过,不知道他们对这件事的判决标准是什么,争取的方向也无从得知……这么一想,还真挺难办的。


槙岛从下午想到深夜,也没想出什么特别好的解决方法。如果狡啮能在这段时间内想起他来,他们见一面的话倒还好说,他可以和狡啮商量一下这件事,虽然狡啮更有可能觉得他在胡扯而不听他的说法,但至少还存在一丝希望。狡啮八成又是去哪里做他的机械屠杀者了吧。也许不用灵界出手,他自己就把自己折腾得缺胳膊少腿了。

槙岛叹口气,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灵界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雾气很重,看不出时间,他只能通过广场墙上的挂钟来换算。他差不多要去法庭了。


-


槙岛来到法庭的时候,意外地看到观众席上坐满了灵,什么游魂骷髅吊死鬼、恶灵怨灵守护灵,五彩斑斓啥色都有,热闹得很,就是这些灵聚在一起造成的背景音有些毛骨悚然。

“为什么灵这么多?”他问刚进门口的一只守护灵。

“毕竟大家都很闲,有审判当然要过来看看啦。”

“你们怎么知道今晚有审判的?”

“几个小时前一个游魂跑来守护灵科告诉了我们啊。”

灵回答完就飘走了。八成又是藤间打听到了消息搞的鬼,槙岛想。他无奈地走到中间,坐到陪审团对面的证人席上。陪审团里的灵畸形怪状,长鳄鱼嘴的水鬼长、穿着红披风的骷髅长、当然也有那个难缠的游魂长……正常人类看到这几个东西肯定会吓得怀疑人生,槙岛很怀疑这些灵会不会给狡啮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主席台上的法官们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似乎在商量什么事情,但槙岛和他们距离太远,听不清楚。他环顾一圈,看到在证人席和陪审团中央有一个焦黑色的魔法阵,似乎等等就会用这个东西把狡啮的灵魂召唤到灵界来。

这个东西真的可靠吗?槙岛盯着那些散落的黑色粉末。在大魔法阵旁边还延伸出来一个小的魔法阵,这个槙岛倒是认识,是镜子魔法,可以打开一个观测人间的窗口。

他还在仔细研究魔法阵的时候,法官们商量完毕,回到了各自的座位。

“肃静!开庭!”

审判长是个上半身鱼形下半身人形的灵,它敲响了锤,周围吓人的鬼叫声稍微减弱了一些。

“首先先说明一下,召唤只能在活人睡眠期间进行,如果在清醒时强行将其召进灵界,会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另外,活人的灵魂召唤到灵界,将对灵魂造成很严重的影响,为了避免死亡之类的意外事件发生,召唤时间一般控制在一个小时左右。但是今天来的负面灵太多了,远远超过活人灵魂能够承担的指标,因此这次传送时间将缩短为十分钟。”

审判长说完,镜子魔法阵发出了光,在上方出现了一个悬浮的镜面。槙岛在里面看到了狡啮的脸,看上去像是已经睡着了,不过额头上缠着绷带。

这是受伤了?果然和他预想中的一样。槙岛有点头疼。十分钟的时间,似乎不够狡啮发表什么让他们回心转意的言论,而且他不知道灵界的存在,应该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情况。看起来只能靠自己了。

“我将先宣读控诉书,然后再召唤被控诉人的灵魂入场进行询问。”

审判长拿起桌上长长的控诉书开始读起来,而槙岛的脑子在快速运转。他倒是想了一套忽悠的说辞,中心思想就是卖惨,解释狡啮暴力倾向的来源。他对于自己编瞎话的能力还是很有自信的,唯一麻烦的一点就是没机会和狡啮串供,不知道能不能蒙混过关。

“槙岛圣护,于2113年2月11日死去后变为游魂并与人类狡啮慎也绑定,距今已有五年整。在这期间,人类对其进行了共计二十三次蓄意伤害。根据幽灵部规定第二章第五条,如果游魂受到来自人类的三次以上蓄意伤害,就可以申请转换为怨灵——”

旁观的灵中出现了骚动。槙岛盯着狡啮的脸思考,却突然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拉扯感。

他对这种拉扯感意味着的事情再清楚不过,狡啮在想他。他不是在睡觉吗?

没等槙岛反应过来,眼前的景象开始天旋地转,周围的一切迅速扭曲。他一手撑在桌上,一手捂住隐隐作痛的后脑,下个瞬间,就从众灵的面前消失了。


-


槙岛出现在一片狭小的室内空地上,背后是用沙袋临时搭出来的壁垒。他意识到他们现在正处在一栋被轰炸过的大楼里面,几个人围坐在不远处的火堆旁,而狡啮躺在他身边,身下垫着一层深绿色担架布,睡着了。

槙岛能看出来他睡得很不安稳,皱着眉,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他身上缠着好几处绷带,胸口、大腿、小臂,还有一些没有进行包扎的小擦伤,看上去只是用水冲掉了上面的沙子。槙岛坐到他身边,火堆的光穿过他的身体照在狡啮的脸上。

他遇到过几次这种情况,狡啮在睡觉,而他却出现在他身边。这意味着狡啮的梦里出现了他,梦的内容他却不得而知。

一边是灵界突然的刁难,一边是重伤的身体……这家伙还真够倒霉的。

绷带上的血迹非常缓慢地一点点扩散,槙岛看着有些莫名地焦躁,于是移开视线观察其他人。角落里堆了几具尸体,虽然现在的季节不是盛夏,但热带气温也有三十度,这些尸体过不了几天就会腐烂吧。火堆旁的人,槙岛辨别了一下,大多是狡啮在这里的伙伴。他们在一张地图上写写画画,讨论着战线、伤亡和装甲车的问题。狡啮每天都会在自己的笔记上记下这些内容,包括当地的政党纷争这类情报。槙岛偶尔会劝他写点别的,但他不愿落笔。是不是因为只要落下笔,一些他不想面对的想法就会冒出来呢?

槙岛蜷起腿,想着要看书,一本书就出现在手里。这是根据他生前记忆生成的书,内容不完整,只是他用来整理自己思绪的工具。他翻了几页,却突然听到狡啮说了句梦话。

“……我该如何忘记你……”

声音很小,槙岛几乎错过。他把自己的书本合上,摸了摸狡啮满是汗水的额头,手不出所料地穿了过去。


人从死亡的那一刻起,就走上了被遗忘的道路。一开始,还会有人在茶余饭后时把你挂在嘴边,而渐渐地,无论是爱你的人,还是恨你的人,都会越来越少。最后你会消失在历史里,再也没有人能找到。

“十年后,我便会消失吧,一百年后,我写的书便会消失吧。”

这么想来,已经五年了。

人们总说时间是短暂的,但却是他们自己把生命变得短暂。由于他们不善于利用生命,为了给自己开脱,反过来抱怨时间过得太快。*而对槙岛这个幽灵来说,时间只是一种浅层的框架,他无法对时间单位产生和人类一样的感受。

在狡啮看来,这五年究竟是转瞬即逝,还是太过漫长?

梦中对自己说无数次“忘记”,与说无数次“不要忘记”是一样的,狡啮。


“先把背包里的追忆丢掉如何?”

他小声回答。没有风,篝火却摇晃了一下。除了等待狡啮的梦结束外,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


回到灵界的槙岛仍然有些意识恍惚。他看到狡啮的灵魂被拉来了灵界,躺在魔法阵中间昏迷不醒,而其他看热闹的灵却都陆续离开了。主席台上只剩下仍然在整理文件的审判长。

“发生了什么?”他问审判长。审判长白了他一眼。

“你被拉到人间之后,陪审团根据镜子里的情况直接给了无罪判决。这次算你走运,继续观察五年再说。啊还有,魔法阵开启后就无法中止,所以这个人类的灵魂还是被传送来了,你随便跟他说明一下吧,一个小时之后他会自动消失的。”

审判长迈开步子走了。槙岛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但眼前明显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走到昏倒在地的狡啮身边,把他摇醒。他已经很久没和狡啮有过这种有碰撞体积的接触了,灵魂的质感让他觉得新鲜。狡啮捂着头坐了起来。

“槙岛?”

槙岛看他一脸“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的懵逼表情就想笑。

“你没事吧?看你似乎伤得很严重。”

“啊?”狡啮愣了一下,“都包扎好了,应该没什么问题。这里是……”

“这就说来话长了。”

槙岛站起身,心情大好。


“机会难得,想参观一下死后的世界吗?”


-



 

END


*卢梭

评论(27)
热度(97)
© W | Powered by LOFTER